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汉王读书 >> 人间最得意 >> 第七百八十二章 春寒

第七百八十二章 春寒

楚王殿下在皇宫待了好些年,不常闭关,对于皇宫里的很多事情他都知道,不过没有对那些事情发表过任何意见。

就像这些年十二皇子被延陵皇帝冷落一样。

现在延陵皇帝却问他的意见。

“这些年吃了太多苦,纵然心志已经胜过别的那些皇子,但是不见得就真的适合做皇帝,至少这一段遭遇会不会让他生出别的想法,不好说。”

楚王殿下看着延陵皇帝,只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然后有些平淡的说道:“要是他做错了事情,可能保不住性命。”

他是修士,但不是那种冷血无情的修士,对于皇族后代,仍旧是有很多感情的。

他不愿意做些什么,是因为不愿意看着那些皇室后代去死,他宁愿他们活着,哪怕活得苦一点,都可以。

延陵皇帝说道:“皇祖觉得十二不好,那十一如何?”

十二皇子和十一皇子虽然只差了几岁,但是两个人的境遇十分不同。

十一皇子几乎就是延陵皇帝这十几年里最疼爱的那一位,而十一皇子,这些年里也没有做过任何错事,想来就是冲着要去做下一任延陵皇帝的。

这两位境遇差太多了。

延陵皇帝忽然说道:“爱妃,你觉得呢?”

程贵妃本来已经退到了远处,这种皇室继承人的事情,不是她这个妃子可以说些什么的。

至少在现在来看,她要是一个不小心,很可能便让陛下生出不好的观感。

但是现在延陵皇帝既然开口了,她自然也该说一说了。

她脑海里现在正在疯狂的闪现出来十二皇子和十一皇子这两位的影子。

十一皇子和程贵妃没有什么交情,但是他每次见到程贵妃,也都始终保持着礼节。

如果说没有十二皇子,程贵妃可能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十一皇子。

可现在不是这样。

就算现在老太爷还活着,也没有办法帮她。

沉默了很久,程贵妃这才说道:“回陛下,臣妾觉得还是十二皇子。”

延陵皇帝嗯了一声,随即问道:“理由呢?”

程贵妃咬牙说道:“臣妾和十二皇子打过交道,觉得十二皇子绝对不会因为际遇改变而失去了本心。”

延陵皇帝哦了一声,倒也没有继续仔细的去问什么。

楚王殿下更是没说话。

延陵皇帝说道:“叫十二进来吧。”

程贵妃一顿之后,很快便去了宫门外,不多时,便喊了十二皇子的名字。

就在那一刻,整个宫门外的哭泣声,好像是一下子都停下了。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皇帝陛下不是叫的那几位一直被宠幸的皇子,反倒是喊了十二皇子的名字。

所有人都看向十二皇子。

他们明白,要是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只怕延陵的下一任皇帝就是这位十一皇子了。

十二皇子朝着宫殿里磕头,然后这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虽说已经入春,但还是有些寒意的。

十二皇子颤颤巍巍朝着宫殿里面走去,很快便和程贵妃在门口相遇,两人对视一眼,程贵妃眼里有些鼓励之意。

十二皇子则是没有什么变化。

等到十二皇子走进寝宫之后,宫外又响起了好些哭声,不过这一次,好像是有些真伤心了。

尤其是那些没有被叫到名字的皇子。

章太一站在门外,本来这皇帝驾崩的事情跟他们这些修士是没有什么关系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皇帝陛下也要叫他入宫。

他神情不变,但其实有些无奈。

可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黑夜里,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他腰间悬着一剑,另外一边却又憋着一卷书。

章太一精神一振。

这来人不是那位昌谷先生还能是谁?

“昌谷先生。”

章太一行礼。

在这洛阳城里,境界最高的两人,便是楚王殿下和李昌谷,但是光论战力,还是李昌谷要更强一些。

李昌谷来到那些跪着的皇子皇孙身后,没有急着进去。

直到程贵妃很快又来了宫门口,说了一句陛下有请昌谷先生。

李昌谷这才往里面走去。

一位人间帝王,快要离开人间的时候,竟然有两位沧海前来相送,这在整个人间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现在没有,只怕今后也不会有。

……

……

李昌谷走进宫殿里,那位十二皇子正跪在地上,楚王殿下在一旁看着,看到李昌谷之后,这才向李昌谷点头示意。

李昌谷来到延陵皇帝身旁,看了一眼延陵皇帝的样子,这才说道:“人世间的苦与愁,今后都和陛下没关了,可喜可贺。”

延陵皇帝和李昌谷算是有半师之谊,因此即便李昌谷是这样说,延陵皇帝也不会生气。

“皇祖说人能转世,还问我要不要再做皇帝。”

延陵皇帝笑着看向李昌谷。

李昌谷微笑道:“那之后都和陛下无关了。”

延陵皇帝点头,比之前要平静得多。

李昌谷这才看向那个跪着的十二皇子。

“昌谷先生觉得,十二是否可以继承大统?”

李昌谷只怕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十二皇子,这才是第一次见面,要说十二皇子的好坏,应当也说不定。

李昌谷笑道:“这位皇子殿下倒是适合修行。”

这是之前延陵皇帝一点都没有提及的事情,这会儿却是被李昌谷点破了。

延陵皇帝想要十二皇子继承皇位,不仅仅是因为他觉得十二皇子有能力,还知道他适合修行,只要适合修行,那么就能活很多年,他做不成的事情,他都能去做。

而且活得这么长,自然也能够对朝堂和延陵都有着把握。

楚王殿下看了一眼李昌谷,然后缓声说道:“他本来有一条路可以走,你为什么又要让他在两条交叉的路上混行呢?”

这句话虽然是对李昌谷说的,但是却在问延陵皇帝。

修行便修行,做皇帝便做皇帝,两者都要做,便会很麻烦。

延陵皇帝沉默下去,他没有说话,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意。

李昌谷说道:“此言有理。”

他和楚王殿下的意见一致。

他们两个人的意见,本来便是延陵皇帝需要考虑的,要不然也不会等到他们两人都来了。

延陵皇帝忽然问道:“十二,你面前有两条路,是修行成为山上人还是在朕之后,成为延陵的君王?”

延陵君王,短短百年光景,但是能够有统治一座王朝的权力,成为修士,则是能够活很长,要自在一些。

这两条路,摆在十二皇子面前,延陵皇帝要他选。

十二皇子把这些全部都听了进去,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回。

按着皇祖的意思,他是不能在这两条路上交叉混行的,只能选一条。

沉默了片刻,十二皇子抬起头说道:“回禀父皇,儿臣想要替父皇看着延陵,也想今后不必依靠旁人,也能保延陵太平。”

李昌谷没说话,只是没有想到十二皇子还真选了这么一条路,一旁的楚王殿下也没有说话。

之前他是担忧而已,现在十二皇子自己都做出了选择,他便更不想说些什么了。

延陵皇帝问道:“在治国和修行上,若是冲突,你要选什么?”

十二皇子回道:“治国。”

“没有假话?”

“儿臣绝无半句假话!”

十二皇子的眼神很坚毅。

延陵皇帝笑了起来,“路是你选的,没有走好,死了也怪不得旁人了。”

说完这句话,他便让十二皇子出去了。

然后看着程贵妃说道:“遗诏已经拟好,你等会儿带出去宣读便是。”

他没有说有问题怎么办,因为现在两位沧海都在,绝对是不可能有什么问题的。

程贵妃点头应下,然后也被延陵皇帝遣出去了。

于是这宫殿里,就只剩下两位沧海了。

李昌谷和楚王殿下都在看着延陵皇帝。

延陵皇帝的生机已经开始渐渐逝去,他有些迷糊不清,只是喃喃道:“我一辈子做的事情,在你们眼里会不会觉得太无趣了呢?你们求长生,那才是世间最难的事情?那我做的事情,算什么呢?”

和长生比起来,好像的确没有什么其他事情能够比得上。

李昌谷说道:“其实并无不同。”

不知道延陵皇帝是不是还能听见,但他却是没说话了。

那一双眼睛,也在缓缓闭上了。

这样一位不出意外就一定会在延陵的史册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男人,就要离开人间了。

这种事情,想来也没有人会觉得好受。

楚王殿下朝着门外走去,等会儿延陵皇帝的魂魄便要出来了,他要看着他去转世为人。

一位沧海保驾护航,也算是十分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李昌谷却是读起了一首年轻时候写的诗词。

楚王殿下推开门,接过那盏灯笼。

很快便离开了皇宫。

程贵妃已经开始宣读遗诏。

然后李昌谷走了出来,也走了。

这时候,皇宫里便真的响起了一声声带着真情实意的哭声。

不过大多是太监宫女的。

有个青衫年轻人,提着一盏没有灯火的灯笼,牵着一个同样是一身青衫的女子,就站在远处。

青衫年轻人看着寝宫那边摇头道:“来晚了些。”

喜欢人间最得意请大家收藏:(www.hwdushu.com)人间最得意汉王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人间最得意最新章节 - 人间最得意全文阅读 - 人间最得意txt下载 - 平生未知寒的全部小说 - 人间最得意 汉王读书

猜你喜欢: 归藏剑仙剑王朝正版修仙厂公幽冥仙君飞天浪迹在诸天洪荒之逆天妖帝终极武力南天封仙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神道昌盛万古剑神重生之我为仙祖狂神刑天剑徒之路长生天阙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重生之万界天尊主宰漫威洪荒道命剑寻刀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我是仙凡大仙木重生之365篮球滚球加时算吗_365滚球结算错误_365免费滚球怎么弄仙尊
完本推荐: 酒神全文阅读是你陪我走过那一季花开全文阅读我 !秦始皇! 打钱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黑子之最强球神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三界红包群全文阅读邪恶魔法高校全文阅读绝世剑神全文阅读召唤圣剑全文阅读雄霸蛮荒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山村野花开全文阅读嫁入高门的男人全文阅读极品霸医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谁与争锋全文阅读烈焰兵锋全文阅读狼性总裁勾上门全文阅读灭世神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抢救大明朝重生迷醉香江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杀神白起超级武神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天命凰谋魔法种族大穿越恶魔果实供货商艾泽拉斯的奥术师军嫂重生记极品全能狂少365篮球滚球加时算吗_365滚球结算错误_365免费滚球怎么弄修真医圣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九域剑帝我的玉雕不正常农女福妃,别太甜这个地球有点凶一品修仙帝妃惊天末世之深渊召唤师红色莫斯科我的小人国欧皇崛起逆天邪神没有谁,我惹不起附身做皇帝如来必须败乡野村民九劫剑魔

人间最得意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人间最得意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人间最得意txt下载手机版 - 平生未知寒的全部小说 - 人间最得意 汉王读书移动版 - 汉王读书手机站